手机版 | 登陆 | 注册 | 留言 | 设首页 | 加收藏
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> 基金资讯 > 文章 当前位置: 基金资讯 > 文章

范华:挪威主权基金2018年亏6% 但仍是机构学习的典范

时间:2019-03-11    点击: 次    来源:不详    作者:佚名 - 小 + 大

  相关报道:

  挪威主权财富基金2018年亏损570亿美元 亏6.1%

  八年来首现亏损 挪威主权财富基金加快“买股卖房”

  挪威主权基金2018年报解读

  来源:路闻卓立

  作者:范华,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原资产配置部总监、资深董事总经理

  挪威主权财富基金(NBIM)是全球最大的主权基金,2018年末在管资产约1万亿美元(8.3万亿挪威克朗)。2月27日,NBIM发布了2018年年报,这在大型机构投资者中是最快的。在93%资产下跌的2018年,NBIM也不能独善其身,投资回报为-6.1%(以NBIM货币篮子计价),是NBIM自成立以来除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外亏损最大的一年。

  NBIM过去20年的年化回报为5.5%,扣除成本和通胀的年化实际回报为3.8%。NBIM的年报也是机构投资者中最透明的,从资产配置到业绩归因、最大持仓、风险预算到高管薪酬等等,内容丰富,是了解大型机构投资者管理实践的第一手信息来源。本文从资产配置角度分析一下NBIM,希望能为国内的投资者提供借鉴。

  业绩比较

  我们在《如何评价投资机构》一文中提出看待业绩的合理做法是:一是和机构自身设定的目标比;二是和机会成本比;三是和同业机构对标。具体对比如下:

  1)NBIM的长期收益超过投资目标CPI+3%。值得一提的是NBIM近年来对未来资本市场预期收益下降,2017年决定将之前的CPI+4%的长期收益目标下调了1%,非常及时。

  2)挪威财政部决定战略配置基准,报议会批准。这一战略组合是公开市场可投资的股票和债券组合,可以看成是NBIM的机会成本,2017年,财政部经慎重研究,决定未来几年将股票配置逐步调高至70%。下表显示了NBIM 1996年到2017年战略资产配置。2018年的战略基准中股票配置为68.5%。

  2018年,NBIM落后战略基准30个基点。NBIM执行委员会强调相对业绩也应该长期衡量,2012-18年的超额回报为3bps,过去10年为58bps,过去20年超过战略基准25bps。

  3)其他机构非公开市场配置比例通常大于挪威,2018年业绩尚未出炉。2008-2017年的本币业绩如下图所示:

  考虑到NBIM规模大,基本不使用杠杆,这一业绩还是很出色的。

  由于挪威希望维持主权基金的全球购买力,他们的长期回报目标是用定制的货币篮子来计价的,同时报告以挪威克朗计价的本币回报。汇率的波动性使得用不同货币计价的回报差距很大。

  业绩归因

  NBIM年报使用的业绩归因框架为:历史业绩=风险溢价(战略配置)+配置贡献(参考组合配置、动态配置和另类配置)+积极管理贡献(选券)+敞口管理贡献(量化策略和借券)。

  2018年是绝对收益和相对收益都为负的一年。但即使是相对收益,年度数据也存在着很大的运气成本,所以NBIM又给出了2013-2018年的综合数据:

  资产类别数据如下表所示。可见,2018年在绝对收益和相对收益上的损失主要来自于股票,与2017年刚好相反。配置层面低配美国股票、超配中国股票和小盘股造成了拖累,实际组合层面超配金融和消费、超配价值因子提供了负贡献。

  债券方面超配新兴市场债造成拖累,低配信用提供了正贡献。房地产作为另类投资比起股票、债券的机会组合有10%的正贡献,但其行业基准(IPD Global指数)2018年数据尚未公布。下表显示房地产投资的回报主要受益于租金和增值,交易成本每年都是负贡献,汇率影响长期不大,但某些年份,如2016年,会抵消大部分收益。

  配置调整

  NBIM的配置非常简单,基金成立初期只投资于股票、债券两类资产,配置比例为40%股票、60%债券;2007年将配置比例调整为60%股票、40%债券;由于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后全球央行进行量化宽松,债券收益持续低位,甚至出现了负利率,经国会批准NBIM 2011年后开始少量投资房地产市场。2017年,NBIM希望进一步调高股票占比至70%,他们选择将股票再平衡区间调整至不对称的[58.5%,74%]。过去三年的实际配置变化既有资产价格自身变化造成的影响,也有再平衡的纪律性操作和非公开市场房地产投资进度的原因。2018年底全球股市下跌,NBIM做出了主动增加股票持仓的决定。CEO Slyngstad在年报新闻发布会上说,“NBIM今年1月份继续增持股票,使股票配置比例接近70%的目标。2019年的市场涨幅已经帮助基金扳回了去年的亏损。”

  风险预算

  NBIM投资组合的主要风险来源于战略配置。用组合波动率和积极风险(也称跟踪误差)的维度来看,7.37%的总组合风险中7%是战略资产配置,也就是说财政部/国会对绝大部分的组合风险负责;积极风险(0.33%)占比不超过总风险(7.37%)的10%,其上限是1.25%,所以NBIM投资团队对于组合的影响是非常有限的。这是因为,NBIM相信作为长期投资者,资产的最终拥有者应该承担主要风险,作为管理团队应该将积极风险运用到可以产生超额收益的地方,大幅度的资产类别择时和选券在1万亿美元规模的资产上运作是很难获取超额收益的。近年来积极风险一直呈现下降趋势。衡量积极风险管理能力的指标“信息比”短期波动很大,长期水平在0.4左右。这意味着管理团队平均1/3的时间段不能超越业绩基准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总组合风险与基准风险、积极风险不是简单加总的关系,因为基准(β)和积极头寸(α)的相关性不是1。β和α的相关性越低,积极头寸对于组合的分散化效果越好。我们计算后发现,NBIM长期β和α相关性在60%左右,主要是2008年危机时β和α为负的幅度较大。不含2008年的区间相关性在30%左右。进一步降低α与β的相关性会提升组合的风险调整后收益。

  NBIM投资组合的风险预算通常比较稳定。下图是2018年的风险预算,与2017年相比,房地产配置占用的积极风险略有上升,股票配置层面的积极风险有所减少。

  挪威财政部对于组合管理设定的风险限额和使用情况如下:

  三个建议

  分析了挪威主权基金的年报后,我们给出三个建议,供机构投资者参考。

  第一个建议是降低收益目标的预期。风险溢价越来越低,美股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后的最长牛市终于止步2018年,过去10年的业绩由于不再包含危机会有所反弹,但是对于未来各个大类资产的风险溢价不容乐观,2017年挪威将长期收益目标下调了1%,同时通过增加组合风险(主要是增加股票配置比例)来增大完成这一目标的可能性。

  第二是合理进行风险预算。NBIM根据自身特点,不断降低积极风险预算,将投资团队的主要精力集中在容量大的策略上。另外适度增加房地产投资已初见成效。

  第三是建立有效的决策机制,有助于坚持长期投资、纪律性操作。NBIM的战略资产配置由财政部报国会通过,所以一定要经过深思熟虑和充分讨论,一经通过短期内就很难改变。NBIM和投资团队的有明确的授权,在自己能力胜任的范围内做出决策。尽管NBIM每季度披露业绩,但团队考核注重长期导向,降低运气的成分。

  NBIM的年报还有很多内容,如ESG投资的实践、成本控制、薪酬管理,有兴趣的读者可以在网站阅读。

  2018年对于NBIM来说是困难的一年,绝对收益和相对收益均不理想。他们在年报中没有遮掩、没有寻找借口,依然按照承诺公开透明地进行信息披露。2018年底的股市下跌中坚定地执行长期计划、增持股票,再一次证明他们不愧为机构投资者纪律性投资的典范。

新浪声明: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。文章内容仅供参考,不构成投资建议。投资者据此操作,风险自担。

免责声明:自媒体综合提供的内容均源自自媒体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。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不代表新浪立场。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,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。投资有风险,入市需谨慎。

责任编辑:常福强

上一篇:中欧基金:基本面和流动性共振 科创板引燃A股情绪

下一篇:科创板细则正式落地 金固股份或成最大受益者之一

推荐阅读
备案ICP编号  |   QQ:  |  地址:北京市东城区  |  电话:12345678910  |